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天晴 / 27.1-32.4度 / 濕度61-84%

交通:乘港鐵至黃竹坑站B出口,沿南朗山道上山 / 回程在海洋公園乘港鐵或巴士離開
感想:沿途風景極佳,首次站在高地下望海洋公園纜車,感覺特別又有趣。
需時:約三小時 / 3.87km
**注意:由南朗山下去海洋公園救援徑為陡峭山路。

MTR Wong Chuk Hang Station>Nam Long Shan Road>Brick Hill>Ocean Park Cable Car Rescue Trail>Ocean Park Road>MTR Ocean Park Station

Transport:  Take MTR to Wong Chuk Hang / Return by taking MTR at Ocean Park

Feeling: The views along the trail is gorgeous and love a bird’s eye view of cable cars at Brick Hill.

Distance and Average Hiking Time: 3.87km, around three hours

** Points to note: Steep descend to the Ocean Park Cable Car Rescue Trail.

乘港鐵至黃竹坑站,沿南朗山道上山。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下望玉桂山、鴨脷排及泊滿遊艇的布廠灣。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轉左上樓級。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今天很熱,行一小段已一身汗。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還有很長的樓級。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聽走邊聽到從海洋公園傳過來,遊人玩機動遊戲發出的尖叫聲。
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快到南朗亭了,可以小休。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原本想找找南朗山是否有磚窰,所以去找舊報紙。無意間看到1989年10月29日的《華僑日報》,區議會屬下的環境事務委員會將泥濘山徑改建成現在長約60米的水泥梯級晨運徑。這晨運徑於1989年10月28日正式啟用。涼亭的位置可看到海洋公園、鴨脷洲及香港仔,風景十分好。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涼亭後方的上山路。
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看見南朗山了。饒玖才先生於《香港的地名與地方歷史(上)——港島與九龍》及李君毅先生於《海光月刋》第187期「從黃竹坑登南望山」一文均有記錄南朗山土名為磚窰山或磚山 (Brick Hill),因昔日有磚窰。我很好奇,於是便找資料。The Hong Kong Pipe, Brick and Tile Works 大型製磚廠的原址位於深水灣西側 (現址為海洋公園)。廠房規模龐大,設有14個窰爐、風乾棚及鍋爐發動機屋等設施,其中最大的三個窰爐,每天各自可以生產三萬塊紅磚。後因虧損於1928年結業。(1)(2) 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到達停機坪。
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下望熨波洲及深水灣。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沿樓級上山頂。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燈燈燈櫈!今天的驚喜是新鮮藍莓黑加侖子啫喱!我覺得自己最癲的是帶了一小罐淡奶來。吃啫喱怎能沒淡奶呢,哈。大家吃得開心我便高興了。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小休後,便經過發射站。
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落山了。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前段還算好走。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但越走路越斜。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臨近纜車一段,相當陡峭。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很少機會從高角度下望纜車,感覺有趣。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這一段又窄又陡。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終於安全著陸,一額汗。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下來後,轉右走一段纜車救援徑,看看風景。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海洋公園於1977年1月開幕,而纜車亦於同年投入運作。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看罷風景便原路折返。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看著纜車,感覺既親切又陌生,已記不起上次乘搭是何時了,讀中學還是小學的時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最後行樓梯回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最近看到馮睎乾先生一篇文章,非常有同感。他說「人在最壞的時代該做什麼,結論是三件事: 一、唔好死;二、等運到;三、找到自己的世界,投入其中,瘋狂做自己最擅長、最有興趣的事,令自己不斷進步、天天變強。」什麼是自己的世界?若能給你無限熱情的,那便是你的世界!非常認同。我確是十分享受及投入自己的世界,樂此不疲去行山、看書找資料和記錄,從中得到無限的喜悅,亦找到調適的空間。對生活保持熱度,好好照顧自己,應該是在最壞的時候,最能強健身心的良方。(全文可看馮睎乾十三維度 patreon)。

今天由港鐵黃竹坑站起步,行約1小時15分鐘至南朗山山頂。落山至救援徑約半小時,後走一段救援徑,再行至港鐵海洋公園站約45分鐘。全天行約三小時。

附近的路線:

以下是今天上下坡幅度及路線資料。可參看或複製 let’s go hiking Trailwatch 路線圖,然後開著 TrailWatch App跟著走。

TrailWatch App (IOSAndroid) |網站:trailwatch.hk

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港鐵黃竹坑站>南朗山道>南朗山>海洋公園纜車救援徑>海洋公園道>港鐵海洋公園站


(1) 劉智鵬、黃君健。《黃竹坑故事:從河谷平原到創協坊》。香港:三聯書店 (香港) 有限公司,2015年。
(2) Twentieth Century Impressions of Hongkong, Shanghai and Other Treaty Ports of China – Their History, People, Commerce, Industries, and Resources., Arnold Wright, Lloyd’s Greater Britain Publishing Company, Ltd., 190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