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天晴 / 26.4-30.4 度 / 濕度 67-85%

交通:港鐵太古站 B 出口,經南豐新邨往來衛奕信徑第2段
感想:交通方便,有太古吊車、練靶場遺址,還有日軍洞,路況不錯且相當有趣。
需時 | 長度:約四小時/ 5.93km
**注意:建議由熟路人士帶領或開啟行山App跟著走。

Mt Parker Road>Quarry Bay Tree Walk>Tai Koo Rifle Range>Aerial Cable Car ruins>Quarry Bay Tree Walk>Japanese tunnels>Hong Pak Country Trail>Wilson Trail Section 2>Yau Man Street

Transport: Walk frrom MTR Tai Koo Station Exit B through Nam Fung Sun Chuen to and from Wilson Trail Section 2

Feeling:  Highly accessible trail, it is fun to visit the rifle range, aerial cable car ruins and Japanese tunnels in one go.

Distance and Hiking Time: 5.93km, around four hours

**Point to note: Better accompanied by experienced hikers or with the help of hiking app.

天氣預測天陰有雨,短暫時間有陽光,所以選了往柏架山。如果晴天便看太古吊車、練靶場遺址及日軍洞,若天陰便只走走郊遊徑。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原本計劃將車泊在康怡花園或南豐新村,然後行衛奕信徑第2段往吊車遺址,是最直接最快的路線。但吃過午餐後,我沒看地圖便直接行了去柏架山道,結果要繞一段才返回衛奕信徑,是港島盲我失職,哈。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好友們談及我對晴天的定義及藍天指數,我說今天合格,哈。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行了一段柏架山道後,便轉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原來有個山洞在附近,是防空洞還是日軍洞?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入內走走。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地方不算大,我們很快便離開。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沿研習徑走,到達戰時爐灶位置,轉左走。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經過爐灶,在前方離開。爐灶旁附有解說,這兒不贅。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站在橋上,面向引水道,右較前方有樓梯可通往另一組戰時爐灶;我們今天要找的是左後方經水渠上去的廢棄練靶場。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到達引水道左後方,沿水渠旁行上去。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便看到昔日供一班曾擔任義勇軍的太古外籍高級職員練習射擊的練靶場,練靶場在1941年結束運作。左為保護工作人員換靶時安全而建的擋彈牆 。(1)(2)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還有儲物室。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這個角度,清楚看到擋彈牆,4組由滑輪帶動,放置標靶的金屬架及儲物室。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仍見到完整的滑輪及結構。好友拍攝特寫照片確是有一手。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看罷練靶場便原路折返,這兒有一大石在水渠,建議經此橫過水渠左方。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轉左走,返回之前下來的山徑。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上行一段。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需要略為找路往太古吊車的遺址。這兒甚多山徑與分岔路,建議開啟行山App跟著走。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香港夏天炎熱又潮濕,太古洋行於1890年代初在大風坳興建療養院,為來自北歐的外籍高級員工提供住宿及避暑的地方,於1930年代霍亂疫症流行時,亦成為他們避疫之所。及後亦在該處興建船塢員工宿舍。為方便員工往返住處及工作的地方,於1892年建成以蒸汽推動的吊車系統,起點在英皇道和祐民街附近,終點站是柏架山上的大風坳,架空索道全長約2.4km,是香港最早出現的架空吊車。當年兩架以開放式設計,可載6人雙向行駛的吊車,從早上6時運作至午夜。後因療養院於1932年清拆,吊車亦因而停止運作。(1)(2)(3)(4)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熱心人士已找出及命名24組吊車的石躉,這是第8組「平台躉」。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仍可見的工字鐵。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這是第7組,因在英軍厠所旁而名為「軍厠躉」。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第6組「孖仔躉」。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第5組「路邊躉」。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沿路走,不時看到由紅磚砌成的路徑,是昔日員工通道,亦作維修之用。(2)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第4組「高矮躉」。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謝謝Model,可以看到石躉的大約高度。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紅磚上刻有不同字,據記錄有 HKB, MH, MHT, CEMCL, HEATHFIELD和工合工等。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沒想到刻有 HEATHFIELD 的紅磚是來自蘇格蘭的 Heathfield Fireclay Works,運費會不會很貴呢?(5)(6)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看到 HKB 三字即想起上次行南朗山曾找過昔日位於深水灣西側的 The Hong Kong Pipe, Brick and Tile Works 大型製磚廠的資料,不知是否有關連。The Hong Kong Pipe, Brick and Tile Works 由青洲英泥廠擁有,前身為 The Hong Kong Brick & Cement Co. Ltd.,刻有 HKB 的紅磚可能是 Hong Kong Brick 的簡稱。有記錄在深水灣附近可以找到刻有 HKB 的紅磚。吊車是在1892年建成,而 The Hong Kong Brick & Cement Co. Ltd. 在1896年才易手,似乎時間亦吻合,有可能真的來自此磚廠。(7)(8)(9)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來到第3組「四柱躉」。我怕悶沒打算全走吊車山徑,只選了看第8至第3組石躉一段 (可參看下方路線圖,以橙色箭咀標示),便往日軍洞。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看罷這組石躉,便經山路離開。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此為1928年地圖,可以看到Suger Factory (於1883年營運的太古糖廠),Tai Koo Shipyard (於1907年運作的太古船塢),Aerial Railway (吊車),Rifle Range (練靶場) 及Tai Koo Sanatorium (太古療養院) 的標示。亦看到太古於1883、1893及1895年在柏架山一帶建造的兩個太古水塘及七姊妹水塘。(4)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此為網上截圖,版權屬於 www.hkmaps.hk 

橫過引水道。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拾級而上,預備往三叉洞。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接回鰂水涌樹木研習徑,轉右走。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往柏架山道方向。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天氣出乎意料的好,雖然陽光熾熱,汗流浹背,但我非常高興。之前落雨也落得太久了吧。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繼往柏架山道方向上山。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在涼亭小休吃水果。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繼續上山。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山路頗斜。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天氣炎熱,到達三叉洞時已滿身大汗。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我何時變得這樣大膽,毫不考慮便走入洞內?其實是我知道很多山友也入過去,山洞比較乾淨又寬闊,才敢而已。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若會入山洞,帶備頭燈或電筒較好。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三叉洞有多條地道,相當有趣。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亦有石室。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我們三人跟著地道四處走,我在另一出口離開。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需返回剛才入口找他們。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三叉洞內有石室又有多條通道,相當有趣。難為六尺高的好友要彎著身走。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因為太熱關係,遊畢三叉洞後決定改路線。繼續往上走,一探坑糟洞便經郊遊徑返回泊車地點。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幸而有行上來,風景確是好。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在山徑附近可以找到坑糟洞。(可參看下方路線圖,以橙圈標示的位置)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坑糟洞不大,沒石室,只有一條地道。但勝在夠高,好友入去也不用彎腰。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離開坑糟洞,繼續上山。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接康柏郊遊徑。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往康怡花園方向走。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最後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及衛奕信徑返回泊車地點。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想不到上次分享行山鞋後,會再出現我有我環節,哈。今次介紹一支我行山時必帶的意大利精油。

又是戴頭盔時間:先聲明這並非廣告 (大家姐幫我在志蓮淨苑買的,不確定現在還有沒有貨);另請留意成份會否導致過敏反應。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大家姐向來照顧家中大小,找到什麼好東西都會跟我們分享。某次行山,她為我們帶來一人一小樽精油,我當時不以為然。行山時,特別是在盛夏,常常穿林或走甚密的山徑,有幾次好友和我不知碰到什麼,手覺得麻痺,突然想起大家姐給我的精油。塗後不久,神奇事便發生了,大家都覺得麻痺範圍由大縮小,繼而消失。亦試過毛毛蟲跌到手上,幸好即時塗了精油才沒有出現過敏反應。對無名腫毒痕癢等,效果都不錯。還有次在山上腰痛突襲,好友用精油幫我按摩,舒緩了不少。自此我便當它是寶,細問才知,原來大家姐常說的狗狗油,是99油才對 (因含有99種精油),哈!自此,我也學她一樣,買來精油及小樽分給行山的好友。除了蚊怕水外,也考慮帶支精油上山吧。

感謝大家姐的心思心意,係愛呀!


柏架山是個不錯的地方,交通方便,想輕鬆的,可以走走郊遊徑、研習徑;想加點難度的,可以像我們找找太古練靶場、看看吊車遺跡和走走日軍洞,路線可長可短,景點多樣性,相當有趣。

今天由柏架山道起步,行約1小時至練靶場。多走15分鐘至第8組太古吊車石躉,行約30分鐘至第3組石躉。花約30分鐘到達三叉洞,在三叉洞逗留約 30分鐘。最後多走50分鐘至祐民路。全天行約三個半小時。

附近的其他路線:

以下是今天上下坡幅度及路線資料。可參看或複製 let’s go hiking Trailwatch 路線圖,然後開著 TrailWatch App跟著走。

TrailWatch App (IOSAndroid) |網站:trailwatch.hk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柏架山道>鰂魚涌樹木研習徑>太古練靶場>太古吊車遺址>鰂魚涌樹木研習徑>三叉洞>坑槽洞>康柏郊遊徑>衛奕徑第2段>祐民街


(1)「柏架山藏香港第一吊車」。明報 (網上資料 2018年12月11日),檢索日期:2022年6月13日。
(2) 「傾‧頹之中 從隱世練靶場至戰時爐灶 廢墟達人導遊百年大班後花園」。大紀元時報 (網上資料 2022年3月9日),檢索日期:2021年6月10日。
(3)「太古點滴 搭吊車返工」。人物說太古 My Swire Stories IG (網上資料 2022年5月5日),檢索日期:2022年6月10日。
(4) 東區區議會。《東區風物志》。香港:東區區議會,2003年。
(5)「Heathfield 28.8.4」。Scotland’s Brick and Tile Manufacturing Industry (網上資料)。檢索日期:2022年6月14日。
(6)「Heathfield Fireclay Works, Garnkirk, North Lanarkshire – History」。Scotland’s Brick and Tile Manufacturing Industry (網上資料)。檢索日期:2022年6月14日。
(7)「Brick Works, Deep Water Bay [c.1889-c.1931]」。Gwulo: Old Hong Kong (網上資料2019年8月19日)。檢索日期:2022年6月14日。
(8) 劉智鵬、黃君健。《黃竹坑故事:從河谷平原到創協坊》。香港:三聯書店 (香港) 有限公司,2015年。
(9) Twentieth Century Impressions of Hongkong, Shanghai and Other Treaty Ports of China – Their History, People, Commerce, Industries, and Resources., Arnold Wright, Lloyd’s Greater Britain Publishing Company, Ltd., 1908.

Leave a Reply

Blog at WordPress.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